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现代牧业通山牧场堵门继续:只剩两天草料奶牛


发布日期:2021-02-06 16:48 作者:admin 点击:

  截至11月29日下午2时,现代牧业湖北通山牧场因污染问题,引发当地村民聚集堵门事件持续14天。此前一天,通山县政府和牧场方均发出承诺,首次迁出4000头奶牛,一年内迁走牧场并关门,但当地村民认为一年时间过长。

  11月29日中午,现代牧业(通山)有限公司负责人常辉向澎湃新闻()表示,牧场承诺一年内迁走关门,“短期内不是不搬,是确实有困难”,泌乳牛不适合长途运输,只能等305天的泌乳期过后才能运输。

  常辉称,因出入口被封堵,外面的草料进不来,里面的牛奶运不出。每天有3-4头牛死亡,目前已死亡60余头,2000余吨鲜奶被倒掉,“牧场内的草料还能坚持两天,两天后可能会有大批的牛死亡”。为防止届时可能将发生的疫病,他希望村民能理解这一情况之紧急,让首批4000头牛能够运走,让草料和防疫药品能够进牧场。

  国家现代农业技术体系奶牛遗传育种与繁殖实验室岗位科学家、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教授杨利国也向澎湃新闻强调,重要的是要做好检控防疫,及时淘汰病牛并做好隔离。

  通山县从各部门抽调了数百工作人员,挨家挨户给村民做工作,但仍无明显效果。一位程姓村民对澎湃新闻表示,其实很多村民希望县领导能组织一个现场会,把村民叫在一起进行公开承诺,听听村民的意见,“这样村民早就散了,谁愿意不分昼夜守着,人受累还挨冻”。

  当地有村民对此表示理解,但又表示无力控制局面。在九宫山镇开餐馆的陈先生认为,当地政府和牧场方面已经作出承诺,“现在不能再堵了,应该坐下来好好商量问题,让牧草进去,保证牛能活下去”。

  11月28日,通山县政府与现代牧业同时发出承诺,保证现代牧业(通山)有限公司在2015年11月26日前将奶牛无条件全部运走,并关闭牧场 。从即日起,在一个月内运走4000头奶牛,以后每月分批运走干奶期的奶牛。

  11月17日,村民堵门的第二天,通山牧场和当地环保部门发出承诺称,在2015年1月底前,陆续调出2500头奶牛,将奶牛的总体数量控制在7000头;此外,停止在九宫山镇辖区内沼液还田工作,对病死牛做无害化处理,对恶臭气体采取防治措施等。如果在2015年5月31日前未达到以上承诺,牧场将在2015年6月1日后四个月内将奶牛无条件全部运走。

  11月23日,通山县政府又发出通告,称2015年5月31日前,如果现代牧业(通山)有限公司没有按照2014年11月17日向九宫山镇群众兑现市级环评批复(验收)要求,将依法采取措施,督促现代牧业(通山)有限公司在2015年6月1日起的四个月内,将奶牛无条件全部运走,并依法关闭。

  11月26日,通山县政府再次发出承诺,自2014年11月26日起,一年内确保现代牧业(通山)有限公司所有奶牛全部迁出通山。此前,该事件得到了湖北省省委书记李鸿忠的批示,要求采取有力措施,解决问题,维护发展。湖北省省长王国生就此要求全力做好工作,防止扩大事态。

  11月28日下午,第四份承诺书发出后,村民们还是在继续封堵牧业大门。九宫山镇党委书记阮志刚告诉澎湃新闻,当地政府连续数日一直在挨家挨户走访村民,做工作希望村民能理性维权,走合法的途径维权。

  据通山县政府一位官员透露,该县从各部门抽调了数百名工作人员,挨家挨户给村民做思想工作,但仍无明显效果。最新的承诺书发出后,当地村民仍没有放弃封堵牧场大门。

  多位村民向澎湃新闻表示,之所以没有撤离,一方面是因为1年时间过长,另一方面是因为当地政府曾两次动用警力,激化了矛盾。通山县政府一位参与此次协调工作的人员也认为,动用警力会引起村民的抵制和反感。此前11月19日凌晨4点,当地确实动用警力,准备劝导村民离开,但未能成功。

  11月27日晚9时许,通山县长胡娟曾前往堵门现场劝导村民,承诺要迁走牧场,希望村民能先让牧草运进牧场,以避免奶牛死亡。但胡娟此行未能让村民放弃堵门的行为。胡娟与一位村民相谈约十分钟后离去。

  11月28日凌晨5时许,大批的警力在通山牧场中门聚集,劝导村民离开,与当地村民相持1个多小时后撤离。虽然气氛紧张,但澎湃新闻观察到,现场并未发生冲突。

  多位村民对澎湃新闻称,个别村民向民警队伍投掷石块的行为并不可取,“这次我们维权,绝大多数人都是理性的”,也希望政府“能拿出诚意,动用警力只能激化矛盾”。

  11月29日中午,通山牧场负责人常辉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公司已经承诺一年内迁走牧场,遭村民封堵14天以来,已有近2000吨鲜奶被倒掉,60头奶牛因消瘦、肠胃疾病死亡,平均每天死亡3-4头,目前牧场奶牛存栏量为8700头。

  “不是我们不愿意尽快搬走,确实有难处”,常辉说,首批能运走的4000头奶牛属于青年牛只和处在干奶期的牛只,而剩下的奶牛需要在泌乳期结束后才能运走。“泌乳期奶牛不能长途运输,而奶牛一年有305天的泌乳期”。

  牧场目前草料和防疫药品已经不足,“草料最多还能维持两天,两天后奶牛可能会大面积死亡”。常辉表示,希望村民们能理解原谅,“我就是个养牛的,现在不管是谁的责任,我相信大家都不愿看到这些奶牛死亡”。

  对于已经死亡奶牛的处理和防疫工作,常辉表示,已经在牧场内挖掘了2米深的坑,将已死亡奶牛做处理后掩埋。但牧场的工人也被堵在了门外,牧场人手极缺。一位在牧场工作的当地村民告诉澎湃新闻,11月28日起,九宫山镇50余名在牧场工作的村民已经停止在牧场上班。

  面对每天死亡的奶牛,常辉表示,牧场的处置力量不足,如果奶牛过几天发生大面积死亡,为防止届时可能发生的疫病,他希望村民能够理解这一情况之紧急,让首批4000头牛能够运走,让草料和防疫药品能够尽快进牧场。

  国家现代农业技术体系奶牛遗传育种与繁殖实验室岗位科学家、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教授杨利国对澎湃新闻介绍,每天死亡三到四头牛,如果按这样的频率不变的话,一年上千头,占万头牧场的百分之十,死亡率不算高。“但只有两天存粮了,这个情况对奶牛非常不利,死亡率可能会上升,不管出于什么矛盾,希望大家能保持理性。”杨利国强调,重要的是要做好检控防疫,及时淘汰病牛并做好隔离。

  杨利国说,对死亡的牛进行掩埋,是目前官方认可的一种处理方式,除此之外,还有用无害化处理的方式进行,比如高温高压,微生物降解等方式,但这种方式成本就比较高。掩埋相对来说比较适用,一般情况下老百姓不用恐慌,但掩埋地选址也要远离水源地、农田等,要对掩埋的坑做好消毒防护,但从长期来看,掩埋也有潜在威胁,一旦发生洪灾、地震等,环境被翻转,细菌接触空气,容易发生疫情。

  乳业专家王丁棉对澎湃新闻表示,不管奶牛是什么原因死亡,再加上断粮的威胁,抵抗力、免疫力身体素质上都会下降,这会导致死亡率高发。而大批奶牛死亡,对企业处理尸体也有挑战。如果这件事情持续发酵,没有恰当处理好尸体,那还可能会因此影响消费者对整个奶业市场的信心。

悉尼赌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