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杭州社区团购进入30模式 今后你可能离不开它


发布日期:2020-12-12 02:23 作者:admin 点击:

  傍晚7点,在万家花园东门的温州小海鲜店里,蔡仙仙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新剧《清平乐》,一边时不时瞥向店门,按照约定,当晚7点左右,一位团购群的群友要来她店里拿一批刚到货的鲳鳊鱼。这些鲳鳊鱼是从温州鱼市的冰库里运来的,为了保证鱼肉的品质,蔡仙仙收货后,第一时间就把鲳鳊鱼放进了店内的冰柜里,按照她和顾客的约定,店内团购的海鲜类产品要保证新鲜度。

  一年前蔡仙仙绝想不到自己会从一名海鲜批发商转型做社区团购,原本很少接触的散客成了自己的主顾,而周围小区的业主也在不经意中成为她的好朋友。

  蔡仙仙店里的顾客大多是万家花园的业主,在年初的疫情中,蔡仙仙通过海鲜产品配送上门的方式吸引了周围上千个小区业主,并按照小区给他们建了群,这些微信群在疫情期间成为了周围几个小区购买食材的重要渠道。如今疫情得到控制,但蔡仙仙的微信群里依然热闹,不少业主已经习惯在群里下单买菜。

  在杭州,类似的微信群数量激增,这些微信群围绕着蔬菜、水果、禽蛋类、肉类、海鲜类产品展开,除了在线上服务外,他们还连接起了消费端和生产端,在人们习惯于宅家的生活方式下,这些社区团购经营者们也正在促成人们习惯在微信群消费的生活,而在后疫情时代,社区团购的产业链正在补齐,资本、资源、人力等都在极速拥来,社区团购的3.0时代真的来了吗?

  陈姝君的微信里,最近多了三个群,一个是小区北门蔬菜水果店主建的群,一个是小区物业楼一层的零食店老板拉的群,还有一个是靠近地下停车场入口的生鲜小超市推广的群。“四月份,在邻居的推荐下,我加了第一个群,体验后我觉得群里推送的产品种类丰富新鲜,而且服务态度还挺好,就开始关注小区附近的店面了,到现在我已经开始习惯这样的购物方式。”

  陈姝君所享受到的仅是社区团购的一种模式,在杭州一些依靠供应链和上下游配合的社区团购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而这种模式则结合实惠、便利和产品齐全于一体。在中山北路上,徐利华的社区团购门店刚开业没多久,走进店里,各种农产品的标价清晰,且大多为特惠价。在蔬菜区,新鲜的莴苣5元便可买到两根,特大甜玉米5元就可带走两个,普通的新鲜甜玉米的价格更是低至3元两个。在鲜肉区,猪肉价格为19元/斤,鲜切牛排价格仅为33元/斤。除此之外,在禽蛋区,农家土鸭蛋的售价也低至7.5元/斤,就连时鲜水果千禧小番茄也只要10元两斤。

  这种底价策略,让门店周围的居民们“疯狂”。一些人将进店买特惠产品作为一种生活乐趣,几乎每天都要去店里逛一逛。“目前我们每天都会有数量颇多的特惠产品信息发布在微信群里,这为店里带来了足够的人气,生意好的时候,我连中饭都顾不上吃。”

  如果将时间拨回三个月前,徐利华的这家门面还主要销售进口水果,门店遭遇了开业以来最大的危机。徐利华介绍,门店的地理位置不错,靠近多个小区,但街口有叶氏兄弟的竞争,街尾还有鲜丰水果的堵截,线下竞争激烈,疫情期间附近的居民都通过电商平台下单买水果,徐利华虽然也有自己的配送模式,但价格和速度上无法和那些大平台相比,无奈之下,合伙人和他一度有退出的打算。

  而一个偶然的机会,徐利华了解到了社区团购业务。“二月份,圈子里不少水果店都开始转型主攻社区团购,所卖的产品也从水果变成各种农产品,在向几个朋友了解情况后,我也将门店经营策略做了调整。”

  徐利华首先调整的就是销售模式。在三四月份,徐利华通过为附近小区提供平价蔬菜的模式建立起门店最早的微信群,首批顾客就这样积累下来。在此后的经营中,徐利华将推广微信群作为店员的考核重点,凡是来购物的消费者,店员都会邀请入群。“目前门店的微信群已经达到5个,几乎涵盖了周边主要的小区。”这些微信群也为门店销量带来了质的改变。“现在门店的日营业额是此前的1.3倍,而且这还仅仅是开始,我们通过后台数据发现,越来越多的客源都是通过微信群来的。”

  业务作出调整的并不仅是徐利华这样的单独门店,考拉精选、苏宁菜场、小步优鲜(步步高)、美宜佳选(美宜佳)、谊品到家(谊品生鲜)等连锁店企业也积极推出社区团购平台,这些平台除了主打最后100米方便购物服务牌之外,还提供送货上门的服务,这让不少习惯宅在家中的年轻人爱上了社区团购的消费方式。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在后疫情时代的当下,一条紧密围绕社区团购微信群的上下游产业链正在快速形成并成熟起来。

  一位专门为社区团购经营者提供物流服务的企业负责人透露,为了降低物流成本,公司引入了智能化设备,线路规划、满载率、发车时间、到达时间等各个环节都可以交给这个后台智能设备把控,仓库的分拣效率也得到了极大提升。

  除了物流、分拣等效率提高之外,微信群内的购物体验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以前的社区团购微信群购物体验并不友好,购买者对产品的了解只能借助于微信群里的图片或视频,现在不少群接龙小程序从使用方式上改变了这一痛点。”资深媒体人、社区团购业务负责人宋意丽说,“社区团购群负责人可以借助这些小程序完成新产品的推送、订单记录、快速收账等,消费者也可以借助这些小程序轻松快捷的完成商品浏览、选择、下单等步骤,整个微信群就成为一个小型购物平台,这当中不仅有便利的购物方式,熟悉的消费社交,更重要的是团购经营者和消费者之间形成了一种其他商业模式难以形成的信赖关系。”

  社区团购业务增长的同时,也有人对这种模式产生了质疑社区团购业务还能走多远?

  对此北京市连锁经营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社区团购的本质上是一种分享经济,这种模式在提供售前、售后服务之外,也解决了物流配送“最后100米”的问题,此外,社区团购还借助熟人关系网络,在线上线下获客,成本低廉,又具人情味,弥补了传统电商的不足。“我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社区团购将进入稳步加速发展期,消费者需要更具有人性化的服务,和更有共同语言的消费场景。”该负责人介绍,社区团购平台在后疫情时代中可以继续深挖社区居民需求,这种商业模式的出现不会抢占其他电商平台的市场,也不会挤压商场超市的生存空间。

  不过对于社区团购未来要如何走,宋意丽认为,不少社区团购业务群和消费者之间的信任感都是在疫情期间建立起来的,这种信任非常难得,如何维持这种信任,除了要加强和群内群友的互动,提供更精准、高质量的服务外,各个社区团购经营者要清醒认识到产品质量的重要。“一旦消费者对产品质量存在质疑,这种信任将会被打破,原本有温度的社区团购将失去优势。”

悉尼赌场

×